反共至上,抗战后阎锡山竟勾结、纵容、吸纳日本战犯

这一股残留在山西的日军总共五千余人。这些留下的日军分驻太原、榆次、阳泉等地。由阎锡山亲信护,路司令赵承绶、副司令原驻晋日军独立混成第十四旅团旅团长元泉馨、计划主谋之一岩田清一指挥。阎锡山在大同也收编了一支近千人的日军部队,成立“大同保安总队”(后改编“大同教导总队”);另外,在碉堡建设局、兵工厂、医院有数百人的日本工程技术人员和医生。总计,为阎锡山所用的日军人数“六千六、七百”人。

【本文为作者长河红阳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反共至上,抗战后阎锡山竟勾结、纵容、吸纳日本战犯

一、鬼胎

1945年八月,日本无条件投降。但是,在中国的日军(侵华日军山西派遣军)部分人却不愿接受事实,图谋东山再起,并逃避盟军对他们的清算与制裁。为实现图谋,日军把实现图谋的着力点选在了阎锡山这里。选中阎锡山的理由:

阎锡山满脑子的封建割据思想,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堪与蒋介石匹敌。但是,蒋介石早有美国这尊大佛罩着,不可能与日本有合作。但是,阎锡山没这门路,退而求次,与日本合作是很可能的。

阎锡山为了实现割据,曾与日军有过《汾阳协定》这样的叛国条约,与日军有过很深的军事、政治、经济合作。极可能在新的时势下与其“再续前缘”;

山西有独特的地理环境与丰富资源储备:山西是一个蕴藏着丰富工业资源的矿业大省。尤其蕴藏着丰富的,很便于开采的煤炭、石膏、盐等资源,同时还有相当规模的近代工矿业体系。当时的山西,实际上具备无需外省支援、即可实现自给自足的“独立王国”的几乎所有条件。在抗战时期,日军进入山西后,也从这些丰富的资源中攫取了巨大的“以战养战”的丰厚收益。新时势下,完全可以在山西这块相对封闭独立的资源重地养兵待机,甚至于将这些资源用来反哺日本。

以上条件凑齐,日军就有了将山西作为保存作战能力,待机翻盘的不二目标。日军方面的谋划者:日伪山西省政府顾问辅佐官城野宏、日军山西派遣军参谋长山冈道武、参谋岩田清一。

在阎锡山这里,也有类同的想法,他一心要恢复红军东渡之前,由他一人独霸山西的旧观。虽然当时山西境内已经没有“中央军(蒋军)”的势力了,但是,八路军的却壮大了,这是他唯一劲敌。想赶走八路军,自己的“晋绥军”远远不堪用。能借助山境内的日军的协助,赶走八路军、共产党再好不过。

日军山西派遣军的想法,并非孤例,它的上级的上级——中国派遣军司令冈村宁次也有。在签订投降书后不久,冈村宁次就向何应钦表达了这样的想法:

【华中长江与黄河尚有30万日军,建议暂不缴械,由本人率领,在贵司令(何应钦当时是蒋军陆军司令)的统一指挥下,帮助国军围剿共军。】

冈村宁次的想法,应该是有些酝酿的时间的。从就共同反共的目的来讲,冈村宁次的意思很让何应钦满意,但是,顾忌盟军的压力,这并不是个好主意;何况还有若干美援撑着,区区日军的助力,实在不够看的。所以,这个“善意”被拒绝。在下文中,驻晋日军的“上家”——华北方面军也有这个动作。那么,想尽办法留在中国,应该是整个中国派遣军的共识,都想为这支军队在中国继续为祸寻找接盘的下家。所以,高层找寻蒋介石这里的门路,层级较低的,与阎锡山这个割据王打交道。

二、勾结

日军华北方面军与阎锡山之间的动作更快,比冈村宁次还快,在八月初,日军华北方面军出动了“大家伙”级别的人物跑到山西和阎锡山直接交涉战后合作。双方这次最高级别的会谈在山西孝义县进行。日方出面者是华北方面军参谋长高桥坦,阎锡山则亲自出面。日方希望,干脆避开同盟国各国,直接向中国投降,请阎锡山向蒋介石转达,以后成功大家都有利。

阎锡山也知道日军有求,于是身板子也直了,甩出了他的“万全”办法:“寄存日军武力”:

【只改变日军的番号,日军仍可保有原来的武装。说白了,就是把日军变成他的军队。】

只愿意服从日本天皇的日军很难接受这个建议,但是,阎锡山有他的说辞:

【我是最前线的战区长官,固然无权代表国家接受投降,但对在战争中被我打败的军队,我有处理的责任,也有改编这些军队的权力。因此,让华北所有日军都向二战区投降,我可以战区长官名义,分别改编,给各部队暂编番号,向重庆政府备案就行了。生米做成熟饭,重庆方面也无可奈何。即使同盟国家提出质问,重庆政府可将责任推到战区长官头上,他们也没有什么办法。这样做,你们体面地保存了武力,我也扩大了军队,彼此都有好处。】

日方固然不愿把自己卖给阎锡山,但是,将有组织的军队保留在山西也是他们的目的,所以,一切由驻晋日军和阎锡山谈判操办。这样一来,在华日军,除山西境内日军之外,全部归国。在阎锡山操弄下的山西,就成了最肮脏的藏污纳垢之所。

有了高层接触,底层工作就好办了,在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第二天,就由阎锡山妹夫梁綖武向日军山西派遣军司令澄田睐四郎献上“援助你们”的殷勤;18日,原日伪省保安司令部副司令赵瑞向驻晋日军司令澄田睐四郎表示请求“指导”的恭敬;阎锡山的亲信赵承绶干脆向城野宏露骨的表示中日“团结一致,抵抗北方。为此希望得到你们比以前更好的合作。”

作为日军留晋的具体的谋划者,城野宏也得到了驻晋日军司令澄田睐四郎鼓励,一切按计划操办。一方面,城野宏指令他控制的原日伪山西保安司令部的伪军固守各占领区,等待阎锡山军队的接受;一方面又通过原日本派遣军司令部下令,将该部队布置在太原西山布防,阻挡八路军收复太原。

有了这些安排,阎锡山乘坐日军的铁甲车和军用卡车,在大批日军的护卫下,8月30日风光无限地窜回了太原城。紧接着就和日军密谋如何将日军收罗门下。收编日军为他所用,这是《波兹坦公告》不允许的,而且,日军也不同意将整支军队归阎锡山指挥,只同意留下一部分,采取“个别发动”的办法。有了日军的这个保证,阎锡山便迅速聘请日军的一批高官为二战区的“总顾问”、“副总顾问”,并委任日军旅团长板井少将为“太原警备司令”。为了照顾侵略军的“感情”,山西境内始终没有举行“受降”仪式。对重庆国民政府,则采取蒙哄欺骗的办法,将日军出操时架枪的情况拍成照片上报,宣称“二战区接受完毕”。

最后,详细的阎、日合作内容定下:

【①日本军调查自愿参加阎军的官兵,以“就地复员”的方式,使之成为“复原完毕”的个别人,阎军再以采用“个别人”的方式组建日本人军队,纳入阎军的指挥系统。②阎锡山方面对参加阎军的日本军人给予优待。③在日本军主力复员回国前(滞留山西期间)负责训练阎军。】

对这些留下的日军,还制定了《留用日籍军人优待办法》:

【①日军响应阎锡山的提议,将日本军人编成部队,并将这些部队置于阎锡山指挥之下。其方法是以日本人自愿为原则,办理就地退伍手续,办完日军方面的复员程序。②阎锡山对留用的日本军人,全部给予军官待遇,在日军现有级别基础上提升三级。③给全体人员安排宿舍,并允许在营外居住。④其待遇以招聘者优待之。⑤合同期暂定为两年,由阎方负责归国事宜。⑥在与日本交通恢复的同时,给予从日本接家属来这里或给家属寄钱等方便,特别欢迎残留日本军人同中国妇女结婚。】
【1946年1月末,日本第一军在获得华北方面军批准后,在太原的日本第一军司令部礼堂召集大批日本军官兵举行“特务团成立大会”。2月,日本第一军根据第二战区司令长官命令,下令所属部队按预定计划组建特务团。】

三、为害

按照日军的计划,准备用残留下来的日军成立残留日军司令部,下设九个步兵团,加上特科队、医院、生产机构,总兵力一万五千人;并且以此为基干,成立一支规模更大的部队,这支部队分三部分:全部是日军的部队;唯指挥官和基干全为日本人,其余为中国人的部队;全部是中国人,但置于日军编制之内并受日军指挥的部队。

计划的执行,说起来是“个别动员”,但是,执行起来是用期满、哄骗,甚至于是威胁来强行滞留。然而,计划遭到日军内归国者的反对和抵制,尽管日军高层两次下达的留晋名额为11000人,但是,留下的,还不足一半。最后只是将铁道护路总队在内的愿意留下的日军,改编为六个特务团(1947年夏,又改编为暂编独立第十总队)。除此而外,还有其他愿意留下的,担任其他职务。实际,这一股残留在山西的日军总共五千余人。这些留下的日军分驻太原、榆次、阳泉等地。由阎锡山亲信护,路司令赵承绶、副司令原驻晋日军独立混成第十四旅团旅团长元泉馨、计划主谋之一岩田清一指挥。阎锡山在大同也收编了一支近千人的日军部队,成立“大同保安总队”(后改编“大同教导总队”);另外,在碉堡建设局、兵工厂、医院有数百人的日本工程技术人员和医生。总计,为阎锡山所用的日军人数“六千六、七百”人。

国共重庆和谈期间,阎锡山发动上党战役。元泉馨指挥的日军将长治“防区”交给阎军,部队移驻东观-沁县铁路沿线,对抗解放军接收,并配合阎军队对周边解放区进行扫荡。上党战役,阎锡山惨败。1946年1月,元泉馨与另两股日军配合,沿东观-沁县铁路向解放军进攻,妄图反攻上党地区,同样失败。

阎锡山明目张胆用日军打内战,当然瞒不过与其作战的中共解放军。恰逢美国总统特使马歇尔来华“调处”,这个情况也被告知马歇尔,在1946年2月“军调部”太原执行小组飞抵太原,专门到东观——沁县铁路沿线进行调查。3月3日,马歇尔、周恩来、张治中组成的“军调部”也飞抵太原进行调查。为避风头,4日,原驻晋日军第一军向各部队中,以“修复铁路”为名,参与中国内战的残留日军发出通知,办理退伍手续。但是,这个通知并未已通知所有参与中国内战的日军残余,还有部分日军被隐藏身份(以技术员身份),躲风头。将日军残余留在中国山西打内战,驻晋日军第一军并不否认,予以承认。在中共的强烈抗议中,美国的压力下,六千多日军残余大部被遣送回国,只余2600人。但是中间这个遣送过程一波三折,日方、阎锡山总以各种借口为日军继续祸乱中国找借口、设障。从3月一直折腾到5月。在过了这个“难关”后,残余日军的骨干们又从中国其他地方的日军中、侨民中征募兵员进山西;甚至于还多次回日本招募、组织“义勇军”来中国,继续祸乱中华。

一切的一切,全是阎锡山这个国贼在背后怂恿!所以,剩余不多的日军依旧在山西横行无忌。

同年七八月间,日酋今村方策为团长的特务第二团与大同保安总队分别进攻驻忻州、大同的解放军。战后大同保安总队总队长林丰少将因“有功”,被国民党中央政府授“干城”勋章。阎锡山使用日军打内战,蒋介石知情后,也是认可、默认的!如果不是抱紧了美国这条粗腿,他也要和阎锡山一样,借助日寇军队继续祸乱中华,那么,我们的抗战要到几时?!

在晋北忻州、大同之战的同时,日酋元泉馨又率领阎、日联军在晋中寿阳、太谷一带向两地解放军和地方部队发动进攻,另一日酋岩田清一公然打着太阳旗、印有“神州疾风连”字样的军旗招摇过市,和抗战时期的狂妄没两样。

四、覆灭

1947年2月,阎、日联军进攻汾阳、孝义两地解放军。解放军发起汾孝战役反击,日酋澄田睐四郎、山冈道武齐来,为阎锡山做军师;元泉馨还是以打手面目出现,领原日军改编的保安大队一部和装甲部队直接配合阎军作战。最后3万余阎、日联军折损1.1万人狼狈而回。

在阳泉争夺战中,打手级的日酋元泉馨领残留日军特务团第十五团与赵承绶阎军第十五纵队配合,在此战中活跃异常;日酋城野宏也接连运送残留日军第一、二、三、四团救援阳泉,并直接指挥日军第一团与阎军八纵去阳泉附近的寿阳参战。阳泉之战,阎日军再败,折损万余。这时阎锡山的兵力渐寡,城野宏等日酋又忙着为阎锡山练兵。但是,未有“大成”时,解放军抓紧机会,在1948年6月发动晋中战役。

晋中,是运城之外,山西又一个产粮基地,先丢了运城,再丢了晋中,固守太原就只能做瓮中鳖。阎锡山尽出精锐反扑。由日酋训练出的,全副日式装备的亲训师、亲训炮兵团突袭孝义附近解放军,但是反被围歼,损失一万五千;另一股阎日联军,由日酋今村方策、城野宏、元全福(改名之后的元泉馨)抵祁县,被迎头痛击,折返太谷;逃至太古、于此、徐沟交界处,又被紧追来的解放军包围截击。日军想乘火车逃窜,但是修文以南铁路早被破坏,只好作困兽斗。除少数出逃外,大部被围歼。7月15日,打手级的日酋元全福(元泉馨)被炮弹击伤,惧怕被俘清算,自杀。另有日军残留特务团第六团团长被击毙,第三团团长被俘,第二天赵承绶被俘。此战阎日联军折损七万余。

与此同时,在忻州、临汾解放军对阎军也发动了进攻,两地共歼阎军二万五千,自此,“十万”阎军“野战军”土崩瓦解。驻守晋中各地的阎、日军纷纷撤回太原。阎锡山与残留日军的残余能依靠的只有一座孤城太原。8月,日酋澄田睐四郎在太原城四周方圆勘察地形,设计城防工事、火力配置等固守措施,很有些“尽忠报恩”的意思,阎锡山也“龙颜大悦”,1949年2月,解放军总攻太原城之前,将其无罪释放,放他回国捡一条命。

10月解放军发动解放太原的前哨战,拔除太原城外的“东山四要塞”。其中最难对付的是战牛驼寨。而日军也在顽抗时,施用了最后的杀手锏——“联二苯”的毒气弹。据日酋城野宏交代:在牛驼寨正面杀伤解放军1600人,在东山其他地方,日军毒气弹与阎军火力共同杀伤解放军16000人。但是,这也无助于阎、日扳回这场豪赌。到1949年3月底,解放军合围太原;4月下旬,太原解放,阎锡山逃命,残留日军或死或俘。残留日军大军头城野宏、岩田清一、河本大作等俱被俘。他们的命运,用太原城破时,服毒自杀的日酋今村方策的话来讲:都被澄田睐四郎给卖了。其实,他们何尝不是被阎锡山耍了?“阎老西”坐飞机跑的时候,可怜过他们没有?

这些残留日军,具相关资料统计,2600人中,战死者500人以上(一说550),被俘“千数以上”。1956年6月12日,太原市海子边大礼堂内,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别军事法庭在此开庭。此次公审主要是对城野宏、菊地修一、永富博之、相乐圭二、住刚义一、大野泰治、笠实、神野久吉等8名日本战犯在日军侵华期间的罪行进行审判。 这是迟来的正义!

看他们在中国的所作所为,不过是一堆堆禽兽般的炮灰!

近30年来,对这个阎锡山的褒词越来越多,但是,笔者感觉却是越来越假,无论阎锡山建了什么铁路,起了什么近代化工厂,于山西老百姓有多少好处?我且不说阎锡山治下近四十年里老百姓吃了多少苦,单就日本兵在山西“横着走”的那段历史中,阎锡山造了多大的孽,谁愿意穿越回去尝尝吗?

本文是《抗战期间竟借日军屠刀杀害同胞——阎锡山的叛国通日考辨》的续篇,论从史出,现将两文参考书、文章一并列出,对诸位学者致敬:

苗挺 《三晋枭雄:阎锡山传》中国华侨2005-01

张广汉 叶昌纲 《阎锡山私通日本的历史考察》

贺江枫 《1940-1942阎锡山与:“对伯工作”的历史考察》

马中智 《日本诱降阎锡山未遂原因初探》

商豫 《抗战期间山西自保策略下的阎锡山》

赵永强 《战后日军“残留”山西的历史与现实》

莲君 《战后日军“残留”山西的思想基础》

孔繁芝 尤晋鸣《二战后侵华日军“山西残留”——历史真实与档案记录》

叶昌纲 《战后日军残留山西始末》

【长河红阳,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反共 阎锡山 抗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1909/51747.html